臺灣通史序 – 連橫

我個人很喜歡古文,也很喜歡連橫「臺灣通史序」這篇文章,底下這一版的翻譯很好,搜尋一下應該是戴文和先生翻譯,特此感謝。分享給有緣人共賞。

臺灣通史序 – 連橫

臺灣固無史也。荷人啟之,鄭氏作之,清代營之,開物成務,以立我丕基,至於今三百有餘年矣。而舊志誤謬,文采不彰,其所記載,僅隸有清一朝;荷人、鄭氏之事,闕而弗錄,竟以島夷海寇視之。烏乎!此非舊史氏之罪歟?且府志重修於乾隆二十九年,臺、鳳、彰、淡諸志,雖有續修,侷促一隅,無關全局,而書又已舊。苟欲以二三陳編而知臺灣大勢,是猶以管窺天,以蠡測海(|ˇ ㄌ|ˊ ㄘㄜˋ ㄏㄞˇ),其被囿也亦巨矣。

台灣本來是沒有歷史著作的啊!荷蘭人開始進來,鄭成功建立制度,清代繼續經營,開發物資,完成事務,奠定了我台灣宏大的基業,到現在已經三百多年了。然而舊有的志書內容錯誤,文詞不夠優美,裡頭所記載的內容,又只有滿清一個朝代而已;荷蘭人、鄭成功的事情,缺漏而沒有記載,竟然把他們看作是海島未開化的番族,海上搶掠的強盜。唉!這難道不是舊史官的罪過嗎?況且台灣的府志是在乾隆二十九年時重修的,台灣縣、鳳山縣、彰化縣、淡水廳等等的志書,雖然仍有繼續修纂,卻拘限在某個小地方,和全島的關係不大,而且這些書籍又已經破舊不堪了。假如想要拿這二、三本舊書來了解台灣大勢的話,那好比是在用竹管子來窺看廣大的天空,好比是在用葫蘆瓢來測量汪洋海水一樣,那所受到的限制也就很大了。

夫臺灣固海上之荒島爾!篳路藍縷,以啟山林,至於今是賴。顧自海通以來,西力東漸,運會之趨,莫可阻遏。於是而有英人之役,有美船之役,有法軍之役,外交兵禍,相逼而來,而舊志不及載也。草澤群雄,後先崛起,朱、林以下,輒啟兵戎,喋血山河,藉言恢復,而舊志亦不備載也。續以建省之議,開山撫番,析疆增吏,正經界,籌軍防,興土宜,勵教育,綱舉目張,百事俱作,而臺灣氣象一新矣。

台灣本來就只是海上的一座荒島罷了!先人乘柴車、穿破衣,來這兒開闢山林,一直到今天,我們都還依賴著這塊土地。但是自從海運開通以後,西方的勢力漸漸往東擴展,時勢所趨,難以阻止了。於是有英人的戰役,有美船的戰役,有法軍的戰役,外交和戰爭的災禍,紛紛交逼而來,而舊的志書卻來不及記載。出身草莽的民間英雄們,前後紛紛興起,從朱一貴、林爽文以來,屢屢開啟戰爭,死傷眾多,血染山河,他們假託要恢復明朝,而舊的志書也沒詳細地記載。接著又有建置行省的奏議,開發山地、安撫番族,劃分行政區域、增加官吏,釐正田界,籌劃軍防,利用各地特產,獎勵教育,提舉大綱、張列細目,各項事務都一一興辦,而台灣的整個氣象都煥然一新了。

夫史者,民族之精神,而人群之龜鑑也。代之興衰,俗之文野,政之得失,物之盈虛,均於是乎在。故凡文化之國,未有不重其史者也。古人有言:「國可滅而史不可滅。」是以郢書燕說(|ㄥˇ ㄕㄨ |ㄢ ㄕㄨㄛ),猶存其名;晉乘楚杌(ㄐ|ㄣˋ ㄕㄥˋ ㄔㄨˇ ㄨˋ),語多可採;然則臺灣無史,豈非臺人之痛歟?

歷史哪!是一個民族的精神,是人群的借鏡所在。時代是興盛或衰微,風俗是文明或野蠻,政治是成功或失敗,物產是豐盈或匱乏,統統在歷史裡面看得到。所以凡是文化發達的國家,沒有不重視自己的歷史的。古人說過:「國家可以滅亡,但是歷史卻不絕不容消滅。」所以即便是郢書燕說,穿鑿附會的地方,仍然會保存它的空名下來;而像晉國的<乘>,楚國的<檮杌>這些古代的史書,裡頭仍有許多可以採用的資料,這麼說來,台灣沒有史書,那豈不是台灣人的悲哀嗎?

顧修史固難,修臺之史更難,以今日修之尤難,何也?斷簡殘編,蒐羅匪易;郭公夏五,疑信相參;則徵文難。老成凋謝,莫可諮詢;巷議街譚,事多不實;則考獻難。重以改隸之際,兵馬倥傯(ㄎㄨㄥˇ ㄗㄨㄥˇ),檔案俱失;私家收拾,半付祝融,則欲取金匱石室之書,以成風雨名山之業,而有所不可。然及今為之,尚非甚難,若再經十年二十年而後修之,則真有難為者。是臺灣三百年來之史,將無以昭示後人,又豈非今日我輩之罪乎?

修纂史書本來就是件困難的事情,而修纂台灣的史書就更加地困難了,到今天來修纂尤其困難。為什麼呢?史冊殘缺不全,搜集實在不容易;像「郭公」、「夏五」文字脫落的情形,讓人半信半疑,這就是典籍史料考證的困難。閱歷豐富、熟悉典故的耆老紛紛過世,沒人可以問詢;而街巷路人的言談議論,事情大多不實,這是向人求證的困難。再加上割讓給日本的時候,兵荒馬亂,官府的公家檔案全都散失掉了;私人的收藏,也大半被火給燒掉了,因此想要拿國家、私人珍藏的書籍史料,來完成亂世中不朽的著作,真有它難以做到的地方。但是趁著現在去做,還不算太難,如果再經過十年、二十年以後再來修纂的話,那就真很艱難了。這麼一來台灣三百年來的歷史,將無法明白地告示給後代的子孫,又難道不是今天我們這一輩人的罪過嗎?

橫不敏,昭告神明,發誓述作,兢兢業業,莫敢自遑,遂以十稔(ㄖㄣˇ)之間,撰成臺灣通史。為紀四、志二十四、傳六十,凡八十有八篇,表圖附焉。起自隋代,終於割讓,縱橫上下,鉅細靡遺,而臺灣文獻於是乎在。

我連橫不聰明,曾經明白地告訴神明,發誓要來修纂台灣的歷史,戰戰兢兢,從不敢自我懈怠,於是用了十年的時間,寫成了《台灣通史》。裡頭分為:四篇<紀>,二十四篇<志>,六十篇<傳>,共八十八篇,附錄了<表>和<圖>。從隋代開始,到割讓給日本為止,古往今來,大大小小,全部都沒有遺漏,而台灣的文獻就都在這兒了。

洪惟我祖先,渡大海,入荒陬(ㄏㄨㄤ ㄗㄡ),以拓殖斯土,為子孫萬年之業者,其功偉矣!追懷先德,眷顧前途,若涉深淵,彌自儆惕。烏乎!念哉!凡我多士,及我友朋,惟仁惟孝,義勇奉公,以發揚種性;此則不佞之幟也。婆娑之洋,美麗之島,我先王先民之景命,實式憑之。

好好地想想啊!當年我們的祖先,橫渡大海,深入蠻荒,來開拓墾這塊土地,為後代子孫立下萬年的基業,他們的功勞真是偉大哪!追懷先人的遺德,深切地顧念國家的前途,就像徒步涉過深水,讓人更加地戒慎恐懼。唉!好好地想想哪!大凡我的同胞,以及我的朋友們,要行仁行孝,要見義勇為要奉公守法,來發揚我們(優良的)民族性,這就是不才我的理想啊!婆娑的海洋,美麗的寶島,我們先王先民偉大的使命,實在就依託在這塊土地上面。

(Visited 1,946 times, 1 visits today)

別人也看了:

文摘:當我們同在對不起-陳文茜忘了告訴你這個世界變了... 塵世中一個迷途小上班族 自從陳文茜發了一篇「這個國家太對不起年輕人」之後,「對不起」成了熱門關鍵字,網路上吵成一團,到底誰該道歉,誰比較Sorry,莫衷一是,好不熱鬧。 不管「國家對不起年輕人...
分享:

“臺灣通史序 – 連橫” 有 2 則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