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倫波因/柏林愛樂2001新年音樂會

巴倫波因(Daniel Barenboim)大家都知道是有名的鋼琴家,不過個人其實不太喜歡他的鋼琴演奏,因為感覺不出來特色,而且音樂「濁濁」的(原諒我這個外行人的說法)。我比較喜歡的有塞爾金 (Rudolf Serkin)和吉利爾斯(Emil Gilels);還有巴克豪斯(Wilhelm Backhaus)的布拉姆斯兩首鋼琴協奏曲(曉瑩把第一片弄不見了,氣死我了);但這些大師都早已凋零。

音樂家們似乎都以當指揮為一生的志業,像唱歌的多明哥(Placido Domingo),及這個巴倫波因。手邊有一張 DVD 是金革唱片發行巴倫波因指揮柏林愛樂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的2001新年音樂會,大家比較少看到巴倫波因指揮的英姿,就來個圖片欣賞音樂會吧,其中有邊指揮邊自彈鋼琴的段落。金革唱片發行的片子包裝,印刷及質感都很不錯,就是貴了點。

據說柏林愛樂在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時代及之前跟維也納愛樂(Wiener Philharmoniker)一樣完全沒有女性成員,是多年來的傳統,阿巴多 (Claudio Abbado)接任之後才開始有女性演奏家加入,圖中可以看到有多位女性。後來阿巴多在 2002 黯然離開 12 年在柏林愛樂的生涯,不過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巴倫波因/柏林愛樂2001新年音樂會

巴倫波因/柏林愛樂2001新年音樂會

巴倫波因/柏林愛樂2001新年音樂會

巴倫波因/柏林愛樂2001新年音樂會

巴倫波因/柏林愛樂2001新年音樂會

巴倫波因/柏林愛樂2001新年音樂會

巴倫波因/柏林愛樂2001新年音樂會

巴倫波因/柏林愛樂2001新年音樂會

巴倫波因/柏林愛樂2001新年音樂會

巴倫波因/柏林愛樂2001新年音樂會

巴倫波因/柏林愛樂2001新年音樂會

(Visited 5,315 times, 1 visits today)

別人也看了:

懷舊軍歌 捉到一些軍歌,不由得想起以前高中、成功嶺的一些點滴;到了真正當兵的時候才發現居然軍中很少在唱這些... 想懷舊的就來看看吧。(歌詞如下,歌詞下方可以按鈕播放) 這個常聽,我很喜歡的一首,也是軍歌...
懷舊軍歌 Part V 之 “新兵日記” 篇... 新兵日記走紅,本集蒐集劇中經常出現的軍歌。有一些歌--如夜襲、英勇的戰士、黃埔軍魂在本懷舊軍歌系列其他集中出現,請自行參閱。 軍紀歌 何志浩詞 李中和曲 國家有綱常,軍隊有軍紀,...
懷舊軍歌 Part II 上一集的懷舊軍歌反應很好,點播率蠻高的,這次再精選幾首好聽的軍歌及兩段軍樂以饗軍歌同好. 這首空軍軍歌的詞曲都非常好, "看鐵翼蔽空馬達齊鳴,美麗的錦繡河山,輝映著無敵機群"、"我們要使技術發明...
婚禮獻歌—美夢成真 最近Andrea的弟弟結婚,Andrea的哥哥和太太、大弟弟和太太、我們及大家的小朋友們共同獻唱這首 "美夢成真",真好聽的曲子。(這次婚禮沒有錄音錄影,下面不是我們的錄音版本;按歌詞最下方的按鈕可以...
古典樂派的最後傳人–布拉姆斯 布拉姆斯 (Johannes Brahms) 是我最喜愛的古典音樂作曲家,以前迷音樂的時候,買唱片就不用說了,那是必備的,經常跑遍台北市各唱片集散地,只為了買特定的某個演奏版本。CD 量最高曾到達...
分享:

“巴倫波因/柏林愛樂2001新年音樂會” 有 22 則迴響.

  1. 在維也納愛樂的首頁可以看到令古典樂迷傷心的消息,指揮大師朱里尼(Carlo Maria Giulini)在 6/15/2005 過世了; 去年 7/13 克萊巴(Carlos Kleiber)也走了.

    大師相繼凋零,古典音樂界好像沒有夠份量的新秀,也許是太久沒有深入接觸,總覺得古典音樂市場日漸萎縮.

  2. 哈囉~Mark,我是徒手畫蒼鷹號的Sky…

    很巧今天下午我也在想一樣的事…下午聽著Kleiber指揮的布拉姆斯第四號交響曲,看著封面Kleiber瘦削的臉部線條,覺得那真的是一種獨有的堅毅,像革命者那般用力忘我。前些天聽布魯克納,三、四號是Bohm,八和九號是Giulini的盤。這幾張從黑膠時代伴著我長大,裡面有滿滿的年少回憶。齊鳴的銅管,一樣讓人激動澎湃。好有感情,他們對待音樂的方式…好像用整個生命投進去那般用力。

    不只是音樂,任何藝術都一樣吧,唯有在一個時代氛圍裡,一個你可以定義自己Zeitgeist的地方,才會有整群的革命者和行動家,以自己當作詮釋,為時代留下印記…

    Abbado即使年過七十,也沒有Karajan的帝王,因為他不是Karajan,也不會活成Karajan。你可以是被喜歡或不被那麼喜歡的小澤征爾和祖賓梅塔,可是你就是不會成為無法被比較的托斯卡尼尼和福特萬格樂。也許不僅是古典樂…從文學、電影、甚至到NBA,那些能夠大聲告訴你他就是Zeitgeist,很久以後可以讓你看著他們緬懷現在的人,似乎真的是很少了。

  3. Sky你好,不知你結婚生子了嗎,有這樣的閒逸心情在星期五午後聽音樂真是很幸福的呢.

    祖賓梅塔我也很喜歡,和伯恩斯坦一樣屬於敢秀型的,相對於朱里尼和克萊巴的內斂是完全不同的;第一次的三大男高音演奏,指揮等四個人都表現的相當投入,真精彩.

    多年前有幸有時間也買到票,看到小澤征爾指揮維也納愛樂在台北國家音樂廳的演出,嗯…記得有布拉姆斯第四號交響曲,另一半曲目忘了;也許是期望過高,和唱片相比(也是Kleiber的第四)粗糙許多,而且樂團還會放些小砲,實在不值回票價,好像二千?

  4. 我結婚啦。老二兩個星期前剛出生呢。我工作時都會聽古典樂…這陣子兩個孩子(哥哥兩歲,妹妹半個月)也夠讓人手忙腳亂的,工作到三更半夜,我就聽武滿徹 🙂

    提到小澤征爾,記得在波士頓讀書的時候,也常有機會去交響樂廳聽演出。那時候小澤征爾也還會在波士頓指揮幾場,雖然場次很少。我聽了他兩場,都是馬勒五號,一場在波士頓,一場在紐約…BSO真的是個很不錯的團,兩場馬勒五號的演出水準都沒話說。那時記得我坐在前排,非常仔細地觀察小澤的那頭濃密到底是不是假髮。哈!

    不過我最喜歡的作曲家還是Satie、Berg、Ligeti這些怪喀…有時候我兒子在左邊看巧虎,我在右邊聽這些…。一個爸爸的音樂生活。

  5. 我在芝加哥的時候,從來沒聽過 Barenboim 指揮 CSO….回台灣以後有人一臉狐疑的問我「那妳都在做啥?」

    哎啊啊啊啊….學生哪有時間(還有$$)一天到晚聽音樂會嘛~要真的去聽一定都是那種比較大型的曲目,那就都是客席指揮,像是小澤征爾指揮德意志安魂曲之類….連馬勒三都不是巴先生指揮的….他都指揮當代作曲家作品,那種沒把握我是不敢丟下課業去聽的啊…..

    不過我倒是在朋友家聽到過巴先生灌錄的爵士樂 CD….

  6. Sky, 恭喜你! 又有的忙了. 😀

    除了 Satie 的 Trois Gymnopédies,你提的那些怪喀,我沒一個喜歡的,口味不合啊;還是喜歡傳統的古典音樂,尤其是古典樂派的,瑋芳好像跟我一樣.

    拉圖(Simon Rattle)接任柏林愛樂後也讓柏林愛樂演奏很多現代樂派的作品,柏林愛樂 forum 也是有人抱怨
    http://forum.berliner-philharmoniker.de/viewtopic.php?t=284
    “The Berlin Philharmonics are the “Gralshüter” of the german Music Tradition, and Rattle let´s play them always MODERN MUSIC like Berg, Schönberg, Webern, Stravinsky and so on.

    That Music is terrible!”

    🙂

  7. 在”南方耳聞”(見連結)看到:

    “我很喜歡聽年長的前輩們談買唱片的甘苦軼事…。

    「那當時我薪水每月才 2,300 元,一張原版唱片就要 300 元,要養家還要…( 結果這位先生迄今仍留有千餘張原版唱片,没辦法,就是喜歡嘛,他說)。」,「那當時買唱片那有什麼版本可挑,人家一個曲目能進一個版本就不錯了,你要常去逛去套交情才能…( 說這句話的老兄光馬勒“巨人”就有十幾個版本,沒法度,就甲意聽嘛,他說)。」,最猛最年長的前輩則告訴我說:「古早向外國買唱片,唱片都不是寄到家裹,是寄到警備總部,他們再通知我去領…,因為唱片封面是寫英文吔,要一張一張寫切結才可以領出,你知道要寫什麼嗎? — “玆保證 貝多芬 先生忠黨愛國絕無叛亂思想…”,那當時我不知寫多少張這種切結…。」”

    😀

  8. 回應樓上的瑋芳,好在我在波士頓的時候有去聽小澤征爾指揮波士頓管絃樂團,我當時是買open rehearsal的套票,「順便」看了齊瑪曼羅斯托波維奇馬友友以及Previn等等…

    鋼琴家… 我很期待我能「看著李雲迪長大」,他今年和2003年在台北的兩場獨奏會我都有去,他很…令人摒息…

  9. 當年…1996 & 97年左右,實在有點久了記得不是很清楚,我記得是54或56元,BSO有分不同的A套票或B套票之類的,每一個套票六場or八場音樂會,所以你在買的時候就可以先研究好你要哪一種套票、是看哪幾場的,固定場次,不能臨時挑,早上10:00左右開始,台上都是穿便服的團員,指揮也是很休閒,(小澤征爾指到後來襯衫通通跑到褲子外面去),指揮會隨時停下來修音樂,所以有時候聽不完整,至於台下,除了我這種散客學生之外,都是老人中心的老公公老婆婆,也是坐得滿滿滿。

    我覺得這種open rehearsal很棒,除了見到一些大師之外,他們會停下來修音樂我覺得更棒,還有,因為是白天,我根本就不需要找同伴,自己一個人就可以搭電車隨意來來去去,且無須顧慮聽完音樂會就已經半夜十一點了還要孤身搭車回家的安全性問題。

    不過因為持續一整個樂季(從九月到五月),月曆上的日期要註記好,票要收好…

    不知道其他的團是不是也有這種套票?紐約愛樂像沒有我也不知道現在BSO是不是還有。

  10. 在芝加哥沒有聽過巴倫波因指揮CSO沒有關係
    但是一定要看過Bulls/Cubs/Bears的比賽才行
    啊?一場比賽都沒看過?「那妳都在做啥?」 :wink:

  11. 書儀,我在的那年,Bulls 正好碰到 Michael Jordan 離開,不管什麼時候轉到 ESPN 就看到他們狂輸十幾分….實在沒啥好看。不然 United Center 就在 UIC 的 West Campus 旁邊,我還去跟 Michael Jordan 的銅像照過相。

    Cubs 的主場 Wrigley Field 在我家往北開 local 街道十分鐘的距離,聽說全壘打常常把球打到外頭來….

    Chicago Bears 的球場是 Soldier Field,在 Museum Campus 對面,我有一隻 Chicago Bears 啦啦隊小熊掛在新竹家裡….

    你說對了,我一場比賽都沒看過,因為看不懂….啊我都在做啥?都在混音樂廳跟教會詩班….^^;

    然後書儀你漏了芝加哥還有個 White Sox。哈哈哈

  12. 呵呵,書儀有特別喜歡那四支球隊中的哪一支嗎?

    O’Hare 機場的停車塔樓層,就是用這幾個球隊的標誌做區分的喔!所以要記得自己是停在 Cub 層、Bears 層、Bulls 層還是 White Sox 層….

  13. 我最喜歡的還是有Jordan的公牛隊啦!
    最近在看The Bulls Dynasty那一套DVD
    順便緬懷我的青年時期…
    BTW 我覺得那一套還不錯看 特別是前面的介紹作得不錯
    公牛隊球迷不可錯過

    有一年我陪一個芝加哥大學的教授在台北走走
    然後聊天的時候我實在不知道要聊什麼 而且還要講英文
    後來忽然想起Jordan 就問他有沒有看過Jordan打球
    後來就聽他神采飛揚地在描述MJ打球如何有魅力
    害我一直流口水… :|

    至於White Sox
    我只有對Shoeless Joe Jackson的事情比較有興趣
    不過那是幾百年以前的事了
    我也是看電影看資料才認識他的

    還有 如果廿年以前那次不算的話
    後來我經過芝加哥恐怕有十次 全部是轉機
    根本沒出過機場 :|

發表迴響